A11版:深读·南方调查 上一版3  4下一版  
 

01版
封面

02版
封二

A01版
要闻
 
标题导航
希望有一个孩子做医生
餐桌猫狗肉深陷食品安全盲区
 
返回南方报网
2011年12月28日 星期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餐桌猫狗肉深陷食品安全盲区
低成本高利润背后蜿蜒一条畸形利益链

    狗肉餐馆将剥皮后的狗挂在橱窗里招揽生意。闫昆仑 摄

    广州金戎牲畜交易市场中等待交易的猫。闫昆仑 摄

    落日余晖未尽,八甲火锅城后厨里传来了两声凄惨的猫叫,砧板上被剥皮的猫肉还有一半留在那里。

    12月23日晚,阳春市八甲镇卫生站里,省第十一届人大代表、茂名高州市云潭镇源兴木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龙利源躺在病床上,已经没有了呼吸。几个小时前,他在八甲火锅城吃了最后一顿晚餐:猫肉火锅。

    当地警方已初步确认其死因为食物中毒,饭馆老板已被拘捕,警方以“生产、销售不卫生食品”立案侦查。

    一时间,餐桌上猫狗肉的安全问题,再次成为人们街头巷议的热门话题。

    冬季寒冷,“两广”地区许多人吃猫、狗肉进补。但市场食肆的猫狗肉从哪里来?整个经营流通的过程怎样?购买并食用猫狗肉是否安全?

    记者调查走访后发现,在高利润、厚回报背后,蜿蜒着一条畸形的猫狗肉黑色利益链。

    ●南方日报见习记者 闫昆仑 记者 谢苗枫 发自阳江、佛山、广州

    ◎中国每年大约有一千万只狗和四百万只猫被杀,一些地方的人甚至对猫狗进行虐杀

    ◎从广州员村二横路到四横路,三条街上共有大大小小十七家狗肉店,且常常食客爆满

    ◎由于没有正规流通渠道,所有流入餐桌的猫狗肉都违反动物防疫检疫和食品安全法

    肉品来源:诱捕毒死

    十字弓弩配氰化物针头,再烈的狗十几秒内都会倒下

    “食猫狗肉中毒其实并不意外。”一位长期研究经济动物的学者告诉南方日报记者,“猫和狗不是经济类动物,不可能被大规模饲养并屠宰,非法屠宰必然带来许多问题。”

    亚洲动物基金组织的一份调查佐证了这位学者的观点。该调查发现,所谓的肉狗养殖场基本都因失败而倒闭。由于狗和猫都是肉食动物,开办养殖场饲料成本很高;疾病的控制成本很高,一旦有瘟疫等严重传染病,损失会非常严重。

    既然没有这类养殖场,那每天这么大量的猫狗被贩卖作肉食,来源究竟在哪里?

    据公开资料显示,很大部分是偷盗回来或捕捉的流浪猫狗。

    12月6日,茂名化州笪桥镇,廖某富、廖某强两兄弟用氰化物毒倒了邻村的一条看家狼狗。

    正当二人得手后准备离去时,被主人发现。二人持棍行凶,将赶来援助的多名村民打伤,后被警方拘捕。

    据犯罪嫌疑人交代,他们平时经常携毒偷狗,其所毒获死狗,以7元/斤的价格卖到茂名周边的农贸市场。

    今年9月,清远英德大站镇周边的家犬突然大批失踪。一些路段频繁有摩托车出入,附近也遗弃了大量狗毛。最终警方在该路口一家院子中找到了加工狗肉的黑作坊。

    不到10平方米的黑作坊弥漫着恶臭,一个角落里摆着一台脱毛机,旁边是一个装满盐水的水泥池。那些失踪的家犬,被人投毒致死后,在这里开膛破肚,经过简单处理重新包装,流向市场,最终走上人们的餐桌。

    据警方透露,罪犯用来毒狗的工具,主要是小型十字弓弩,一般带有红外线瞄准装置,再配上带有氰化物的针头,“一旦射中,再烈性的狗十几秒之内都会倒下”。

    氰化钠属剧毒,进入人体后会迅速引起组织缺氧,人服用约0.1克就会死亡。

    知情人士称,除了用毒弓弩外,有的人毒狗也用“三步倒”,即国家禁药毒鼠强。该药毒性剧烈,人的致死剂量为6至12毫克,剂量大者可于数分钟内因呼吸麻痹而死亡。

    “为了引诱狗吞食毒药,偷狗的贼会准备专门的毒狗丸。用蜡将氰化钠包起来,然后把药丸和炸过的肉绑在一起,狗嚼几下后,里面的氰化钠就会让狗立即中毒身亡,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大部分毒物残存在狗嘴中。”该人士说。

    动物保护志愿者王先生,曾经目睹过流浪猫被诱捕,“扔过去半条掺有麻醉药的鱼,鱼腥味盖住了药的味道,猫吃了很快就会倒下,轻易就能得手”。

    市场流通:黑色利益

    一只狗一手交易可赚150元,餐馆经营收入相当可观

    一支毒针不到10元,一把弓弩不足千元。

    低风险、零成本的生意,让偷捕、毒杀猫狗者愈发猖狂;高利润、厚回报的背后,显现出的是一条畸形的猫狗肉黑色利益链。

    记者调查发现,韶关、清远一带的死狗,一般流向广州、江门一带;而更多的活狗来源,主要是从四川、甘肃、湖南、河南、河北等地长途运输到广东省内,进行屠宰销售。

    捕获的狗,价格在每斤3至5元,一条成年狗大约20多斤,捕获一条狗能卖一百多元。在博罗县因偷狗毒狗被抓的张某供认不讳:自己毒倒过的狗最大有七八十斤,生意好的话,一个上午就可以搞十来条。

    12月22日,冬至。花都新华菜市场,一家狗肉档前有不少人在挑选和购买狗肉。半只已经宰好的狗挂在档口前面的铁钩子上,旁边还散落着几条刚刚斩下来的狗爪,在档主看来,这些就是招揽顾客的最好招牌。

    在桌子的下面,还摆着一笼子猫,相比狗肉来说,问津的人较少。

    记者询问档主这些猫狗是否有检疫合格证时,档主出示了一张牛羊肉的检疫合格证。“都是一起检疫的,放心吃,没问题!”对于猫狗的来源,档主则拍着胸脯保证,“这都是从正规的屠宰场里进的货!”

    12月25日,记者在白云区太和镇的金戎牲畜交易市场暗访看到,几百条狗在那里等待着交易。

    一位熟知情况的关爱动物志愿者称,“这里简直就是猫狗们的炼狱”。

    该市场一位档主称,他这批狗是早上刚从河北那边运过来的。“一大早已经有人把靓一些的挑走了,剩下的全部10元一斤。”记者问及买走的狗主要用途时,档主头都不抬就说:“当然是拿来吃的!”

    现场一位年轻人,挑了六七条狗。夹狗,过称,付款,成交。

    “老板说最近降温了,生意肯定会更好,所以让我来上些货。”年轻人用狗钳熟练地把挑好的狗夹回笼子里,和档主一起把笼子丢进他的面包车,扬长而去。“都卖了那么多年,吃了那么多年,哪有什么检验的?!”

    的确,狗猫根本没有屠宰规程,在广东乃至全国,都不可能会有一家食用猫狗的定点屠宰场。

    记者走访了一些牲畜交易市场发现,收来的狗转卖给档主或餐馆时价格大多在每斤10-13元,一只狗第一次交易起码可以净赚150元左右;市场屠宰后,生狗肉价格大约在每斤20-25元;当真正消费者在餐馆点“狗肉煲”时,价格一般在每斤60-200元不等,作为利益链的暴利终端,餐馆经营猫狗肉生意收入相当可观。

    12月24日,天河区员村附近,xx狗肉火锅城,装修豪华,门面气派,人气鼎盛。从员村二横路到四横路,三条街上共有大大小小17家狗肉店,而且常常都是食客爆满。

    据不完全统计,在中国每年大约有一千万只狗和四百万只猫在痛苦中被杀。一些地方的人甚至对猫狗进行虐杀。包括棍击头部、刀割颈部、电击、吊死、饿死,甚至是直接丢入沸水。近年来,“水煮活猫”甚至成为广东、广西个别地区的“招牌名菜”。

    安全监管:私屠滥宰

    农业部出台新检疫规程,但不代表猫狗可以食用

    反对猫狗的猎杀、食用,究竟是爱护动物人士的伪命题,还是监管部门该管而未管的真空?

    记者发现,由于欠缺相应的监管,食用饭馆餐桌上的猫狗肉确实很危险。

    “没有正规渠道,所有流入餐桌的猫狗肉都违反动物防疫检疫和食品安全法。”暨南大学医学院病理学与病理生理学博士肖飞说,猫狗动物被毒死后,毒物已分布于动物的血液和内脏中,其受伤部位的毒药浓度最高,在肉中也残留有一定的量,被氰化物污染的肉类,很难通过肉眼及气味辨认。如果人吃了毒狗肉及其内脏,就会引起症状为缺氧、窒息的氰化物急性中毒反应,有生命危险。

    即使无毒猫狗,本身就也存在着感染传染病和细菌的高危险概率。

    今年10月19日,农业部印发《犬产地检疫规程》等3个动物产地检疫规程的通知,要求各地预防控制动物和动物性疫病,保护人体健康和维护公共卫生。动物一旦需要移动就要检疫,主要目的是控制动物疫病的传播。

    《犬产地检疫规程》、《猫产地检疫规程》的颁布并不代表着政府出台了食用猫狗的检疫规定。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社会法研究室主任常纪文指出,根据规程,检疫之前,猫狗在养殖场要打狂犬病疫苗,否则既不能发放检疫合格证,也不允许运输。但打疫苗之后的狗肉从食品安全的角度来说不能食用。

    公益动保律师蔡春红认为,食品安全法规定,动物作为食品上餐桌,必须具备合法的动物来源证与档案记录,以及免疫证、检疫证、屠宰证和隔离证明等。“现在狗贩们能出示的都是一般的活体动物检疫证,并不是屠宰检疫证;由于我国没有关于犬猫的屠宰检疫规程,所以不可能开出合法的犬猫屠宰检疫证。”同时,国内外均未有关于犬猫的食品安全标准。

    据其介绍,国家屠宰检疫相关部门去年制定专用规范,但该规范除猪、牛、羊、家禽外,只涉及马、骡、驴、骆驼和家兔。所以,猫狗屠宰是百分之百的私屠滥宰。

    在12月初广州市工商局展开的一次全市性打击私屠滥宰专项行动中,相关负责人无奈表示,由于国家在活狗定点屠宰的监管上并没有出台有关管理和责罚的政策,所以他们对活狗私屠滥宰的现象也束手无策。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01版:封面
   02版:封二
   A01版:要闻
   A02版:要闻
   A03版:重点
   A04版:时局·南粤
   A05版:专题
   A06版:时局·南粤
   A07版:时局·南粤
   A08版:时局·环球
   A09版:广告
   A10版:时局·九州
   A11版:深读·南方调查
   A12版:在线
   A13版:专题
   A14版:广告
   A15版:广东
   A16版:广东·政情
   A17版:广东·政情
   A18版:专题
   A20版:广东·社情
   A21版:法规
   A22版:南方公益
   A23版:财富
   A24版:财富·财经
   A25版:财富·产经
   A26版:专题
   A28版:人文·闲趣
   A29版:人文·情感
   A30版:人文·体育
   B01版:商旅周刊
   B02版:商旅周刊
   B04版:商旅周刊
   B05版:商旅周刊
   B06版:商旅周刊
   B08版:商旅周刊
   VB01版:商旅·专题
   VB02版:商旅·热点
   VB03版:商旅·评弹
   VB04版:商旅·调查
   VB05版:商旅·美食
   VB06版:商旅·行者
   VB07版:商旅·攻略
   VB08版:商旅·游学
   GC01版:广州观察·封面
   GC02版:广州观察·政情
   GC03版:广州观察·政情
   GC04版:广州观察·社区
   GC05版:广州观察·城事
   GC06版:广州观察·文博
   GC07版:广州观察·城事
   GC08版:广州观察·民生
   SC01版:深圳观察·要闻
   SC02版:深圳观察·综合
   SC03版:深圳观察·资讯
   SC04版:深圳观察·民生
   SC05版:深圳周刊
   SC06版:深圳周刊
   SC07版:深圳周刊
   SC08版:深圳周刊
   SC09版:深圳周刊
   SC10版:深圳周刊
   SC11版:深圳周刊
   SC12版:深圳周刊
   FC01版:佛山观察
   FC02版:佛山观察
   FC03版:佛山观察
   FC04版:佛山观察
   DC01版:东莞观察
   DC02版:东莞观察
   DC03版:东莞观察
   DC04版:东莞观察
   DC05版:财富周刊
   DC06版:财富周刊
   DC07版:财富周刊
   DC08版:财富周刊
   JC01版:江门观察
   JC02版:江门观察
   JC03版:江门观察
   JC04版:江门观察
   JC05版:江门观察
   JC06版:江门观察
   JC07版:江门观察
   JC08版:江门观察
   JC09版:江门观察
   JC10版:江门观察
   JC11版:江门观察
   JC12版:江门观察
   JC13版:江门观察
   JC14版:江门观察
   JC15版:江门观察
   JC16版:江门观察
   JC17版:江门观察
   JC18版:江门观察
   JC19版:江门观察
   JC20版:江门观察
   PC01版:清远观察
   PC02版:清远观察
   PC03版:清远观察
   PC04版:清远观察
   PC05版:清远观察
   PC06版:清远观察
   PC07版:清远观察
   PC08版:清远观察
   AT01版:品赏
   AT02版:品赏
   AT03版:品赏
   AT04版:品赏
   AT05版:品赏
   AT06版:品赏
   AT07版:品赏
   AT08版:品赏
   AT09版:品赏
   AT10版:品赏
   AT11版:品赏
   AT12版:品赏
   AT13版:品赏
   AT14版:品赏
   AT15版:品赏
   AT16版:品赏
   AT17版:品赏
   AT18版:品赏
   AT19版:品赏
   AT20版:品赏
   AT21版:品赏
   AT22版:品赏
   AT23版:品赏
   AT24版:品赏
   OD01版:龙岗视窗
   OD02版:龙岗视窗
   OD03版:龙岗视窗
   OD04版:龙岗视窗
   ID01版:三水视窗
   ID02版:三水视窗
   ID03版:三水视窗
   ID04版:三水视窗
希望有一个孩子做医生
餐桌猫狗肉深陷食品安全盲区